日常

小姐姐前几天给的梨坏了

面上还是澄黄水滑

一戳一个软坑

滋出来的果水儿,桌上小狗小象小驴小熊小刺猬,一人身上一粒水点子

老板给的月饼真好吃

椰蓉味的馅儿,抹茶味的皮儿

盒子上一个丑丑的“念”字

老半天才看出来

月华中秋,不忘念念

圈子太冷了,完全没有铜矿,圈子太冷了,完全没有铜矿,圈子太冷了,完全没有铜矿,圈子太冷了,完全没有铜矿,圈子太冷了,完全没有铜矿,圈子太冷了,完全没有铜矿,圈子太冷了,完全没有铜矿,圈子太冷了,完全没有铜矿,圈子太冷了,完全没有铜矿,圈子太冷了,完全没有铜矿,圈子太冷了,完全没有铜矿

蓝秀_(´ཀ`」 ∠)_好蓝秀

【嘎尾】【白搭】废帝(一)

这里是靠背,谢谢大噶的关注

挖坑的手怎么也控制不住。。。新坑试读

逃跑也在努力码ingಥ_ಥ


王世子(后来的王皇帝)、大皇帝(之前的大太子,后来的废帝,再后来的大亲王)、白侍郎之间他爱他,他爱他的狗血故事


在举行登基大典的前夕,王侯爷暴毙了。

遵侯爷口谕,王世子登基,成为王朝开国皇帝。

民间纷纷传说是王世子,也就是后来的王皇帝,毒害了自己的父亲。


怪的是,他对自己的至亲都这样狠毒,却对前朝的废帝异常宽容。


新帝登基后,赐废帝亲王爵位、宫外别苑,拿亲王双俸加养廉银每年十万两,比其他亲王都要高出一倍不止。

别院选址的时候,王皇帝说,...

9.9蹦野迪,有西直门附近的蜜同行吗?

一会儿被吞一会儿解除屏蔽,lof这什么鬼啊

交了工作像过年一样开心,即使离起床没几个小时了🙄🙄🙄

画壁【嘎尾】微【白搭】

画壁AU


燕都张伟,与挚友白敬亭客居南海香港岛。二人食同几,寝同榻,时人笑之神仙眷侣。

一日同游,偶至一寺,殿宇禅舍,俱狭小,唯一老僧趺坐其中。见客入,肃衣相迎,导入大殿。殿中两壁画绘精妙,人物如生。东壁画散花天女图,内一蓝衣仙者,拈花微笑,丰神俊朗,眼波将流。张生注目许久,觉此人面目熟稔。良久,不觉神摇意夺,恍然不知身在何处。身忽飘飘,如驾云雾,已到壁上。见殿阁重重,非复人世间。一老僧说法座上,环绕聆听者甚众。张亦杂立其中。少间,似有人暗抚其肩。回顾,则蓝衣公子,牵其腕,穿众人竟去。公子履步甚快,张生踉跄从之。过曲栏,入一小舍,张视其背影,踟蹰不敢前,忽轻唤一名,嘉尔。蓝衣公...

路人好朋友今天居然主动发我昨天金曲捞的歌,还夸张伟情歌简直了,歌词也写得好
呜呜呜,好骄傲,那可不嘛

不是他唱不了,只是他不需要

原来,就算对我这么抠门儿的人,花钱打榜也是会上瘾的

审核通则的起草人是个老司机啊

潘玮柏的那个节目多好呀

……都是套路

© 调直座椅靠背 | Powered by LOFTER